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天

想入非非,随心所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忍俊不禁话往年:  

2017-06-12 11:38:47|  分类: 感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时间就像一把筛子,筛掉那些寡然无味的沙子,留下一些值得我们再次体味的回忆:或喜或悲,或值或悔。曾经笑过,哭过,爱过,恨过,总是那样的无法述说……

  在那艰难的岁月里,小时候一直盼望自己快点长大,盼望自己能摆脱他人的欺负,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。因为我自六岁就随“被开除”的母亲流放到堡子脚、上坊村,十岁就被一脚踢出校门,从此便含着眼泪跟随大人们一起维修地球。

  当时的我是多么的想读书啊,可是没门,每次看到同年们背着书包快乐的行进时是多么的羡慕、多么的难过!这还不打紧,特别是经常被那些烂棍们无故欺负而又不敢回嘴还手,那是何等的悲凉啊!我深知,如若反抗,父母定会挨整,或会迎来灭顶之灾,由此就只有骂不还口,打不还手——任人宰割。我的童年基本上是含着眼泪熬过来的。

  在成长的过程中,我只有拼命的劳作,埋头苦干,才能暂时忘记那些不快的事情。俗语说“人穷气力出”,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确实是如此。在农村,我十岁拿四分,十一岁拿六分,十二岁拿八分,十三岁已成为整劳力——拿十分,十四岁那年开始搞定额包工,经过一年的努力,我挣得了全队最高工分——四千九百多分。

  二姐姐出嫁后,我再一次感到读书的重要性,因为我姊妹三,大姐在江苏南京(她两岁时被粟裕接去和他妈作伴。),二姐远嫁贵州雷山,而我却在湖南,三姊妹在三个省,当时要联系,可靠父母,但父母没了怎么办?!于是我打起百倍精神,半夜起来读书,可每次起来不久就被妈妈发现制止,还常斥责:“你整天这么劳动,晚上还要学习,学习又有什么用哦,你爸和我读了那么多的书有用吗?身体要紧啦……”妈妈的斥责我懂,为了不让她过于伤心,我只好缩进被窝,等他们睡着了我再悄悄地爬起继续苦读。记得当时我常常是因为太疲劳,太瞌睡,总是扯自己的头发,扭自个的大腿和臂膀来抗争疲乏。

  特别让人难过的是,有几年分粮搞自报公议,我一家人做得都是苦工、重活,因为消耗大,所以饭量也大,可到评粮时总是评得很低很低,那真是给你多少就是多少!有什么法呢?唯一的办法就是只有噙着眼泪忍……

  哎——童、少年悲伤的事儿太多太多,还是少说为妙!

(原创)忍俊不禁话童年: - liangshange - 一线天

(原创)忍俊不禁话童年: - liangshange - 一线天

(原创)忍俊不禁话童年: - liangshange - 一线天
(原创)忍俊不禁话童年: - liangshange - 一线天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29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